2022.09.09

數字化轉型別再遺忘中小企業了


胡總最終還是沒有在二期合同上簽字,

他黯然地放棄了。


1

胡總的困惑

半年了,數字化轉型一直折磨著胡總。


作為是一家300多員工制造業老板,久經商場的精明人,在數字化轉型這件事上,渾身都是無力感。


胡總是一個善于學習的人,有戰略思維,參加了不少總裁培訓班,走訪了很多國內國外的朋友、同行,眼界很寬廣的。他了解美國中小企業的數字化的領先性,知道國家對于制造業數字化的扶持,看過大公司的數字化對他這樣的中小企業的碾壓。



胡總最開始,用紙質材料記錄,效率太低了;然后采用Excel來記錄,效率高了很多,并且可以復制、匯總、分析,但是錄入、權限、流轉、多人處理和多各表關聯問題太多了;接下來,訂閱Saas軟件,確實是質的飛躍,而且移動端的應用隨時隨地可以錄入、監控、審批、分析,開始讓他很滿意。


很快他就發現Saas的問題。


首先,Saas軟件用起來很流暢,但是總是和自己的企業業務流程有差別,變成了自己的經營管理得適應著軟件來進行;其次,CRM、ERP、MES各自為戰,每一個都很好,但是,沒法協同工作;最后,自己習慣于根據經營管理情況,每個Q做一次調整,但是Saas軟件提供商大部分都拒絕了,感覺自己被束縛了。結果是,使用Sass軟件的同時,還要用Excel做銜接,半自動半手工的湊乎了一年。



最終,胡總下決心,找供應商為企業定制一個適合自己的系統,投資50萬,啟動了一個軟件開發項目,從此他寢食難安:太慢了,供應商需求調研、開發、測試、使用都是以月為單位進行的;太貴了,一個人一天2000元,4-5個人長期在項目中;太扯皮了,哪個功能算新增另加錢,哪個功能是需求描述不清,哪個功能算作二期…。每次看到新的功能上線的時候,都像拆盲盒一樣,不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半年后,系統帶著大量遺憾勉強運行起來,配合營銷和生產轉動起來了。供應商說,需要簽二期合同,否則,所有功能停止修改和新增。


猶豫了很久,胡總最終放棄了。


2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卡在哪里

企業數字化轉型有問題嗎,道路選擇錯誤了嗎?


從國際上來看,2020年,美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13.6萬億美元,中國為5.4萬億美元,中美差距約為2.5倍。中國數字經濟仍處于較為初級階段,產業數字化改革有待深入推進。

從國內政策來看,四五規劃和2035年綱要的第五篇,專門談到“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問題,“數字化”在《規劃》全文出現25次。

從標桿企業來看,中國石油實現業務數字化,打通了油氣生產、煉化、物流、銷售等各環節數據,實現業務鏈協同優化;重塑了管理架構與流程,深化人才資源共享機制,實現管理數字化。


道路沒有錯。

可是軟件開發投入是中小企業無法承受的。



隨著云計算的普及,尤其是,架構即服務的Iaas和軟件即服務Saas的普遍應用,讓部分企業可以接受軟件投入成本。而這卻是絕大部分中小企業根本負擔不起的。

因為成本投入主要包含在以下幾個方面。



業務設計:人力依賴,要求復雜


設計包括角色設計、數據項設計、數據流轉設計、權限設計、策略設計、分析設計以及第三方系統交互設計。需要經驗豐富的業務設計師,反復確認、修改的設計稿確認。

業務設計師的人力成本、設計業務的復雜性、反復溝通的高消耗,導致業務設計成本居高不下。



開發過程:細節繁瑣,多次返工


架構設計、UI/UE設計、Java開發、前端開發、系統測試,一個團隊往往至少需要3個月才能真正啟動開發工作。

人員成本的逐年攀升,開發過程中的多次返工,造成開發過程同樣是一個投入很高的環節。



運營過程:不斷迭代,無限優化


事實上,系統上線才是需求真正挖掘的開始,即使系統沒有任何BUG。運營中可以快速且大量發現企業業務流程的缺陷和需要優化的方方面面。


于是,運營過程是業務分析過程和開發過程的不停迭代,要么企業按月投入高昂的運營費用,要么追加二期三期合同。


從項目的過程可以看到,對于投入較低且可以預測的Iaas和Saas相比,軟件開發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吞噬著企業的資金,似乎是一個中小企業玩不起的項目。


出路在哪里?


3

遠傳低代碼順勢而為

經過12年的潛心研發,開始用于客服行業200多項目的遠傳低代碼開發平臺(簡稱“低代碼”),順勢而為,解決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難題。

總體上又分成低代碼和零代碼兩大類,充分解決軟件開發三個過程中存在的成本高的問題。

零代碼采用Excel-Like和Powerpoint-Like的操作風格,讓非IT人員成為公民開發者。


遠傳低代碼開發平臺具備以下能力:

(1)可視化頁面搭建


2)可視化模型設計


3)可視化流程設計


4)可視化報表及數據分析


5)權限、角色設置標準化和業務化


6)無需關心底層運維、計算設施設備等復雜技術


基于遠傳低代碼開發平臺,變革由此產生了。


遠傳科技試圖以自身為載體,將過去的“甲乙方”三個過程轉換為“圓桌式”,讓純業務人員都可以進行應用的自主搭建,以此保證所有企業的業務場景都能做到數字化,所有的數字化都基于實際業務建立。


在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遠傳科技“公民開發者”的模式帶來的變化有:



設計過程:自主設計

最熟悉企業的業務的企業的自有人員,自有人員做需求分析、業務設計,完全可以設計角色、數據項、數據流轉、權限、策略、分析以及第三方系統交互。


開發過程:全民開發

低代碼和零代碼,能讓企業內部人員操作,成為全民開發者,不必專業的架構設計師、UI/UE設計師、Java開發人員、前端開發人員。


運營過程:自行運營

系統上線后,公司自有人員即可運營,不斷的迭代。


“公民開發者”的模式,讓成本節省80%以上。

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人員節省

節省業務設計師、架構設計師、UI/UE設計師、Java開發人員、前端開發人員的成本;


溝通節省

可以節省業務設計師和技術人員的溝通成本,而且溝通是反復多次溝通,更有甚者,溝通失誤導致的返工的成本更高;


運營節省

可以節省長期迭代帶來的二期三期的項目費用,運營變成企業的自運營。



IDC的數據,截止2021年,我國中小企業數量已達4,881萬家,數字化程度仍處于較低水平。正如OECD秘書長Angel Gurriá在演講中指出的,沒有中小型企業的參與,就沒有可持續化的數字化轉型。


事實上,不少企業都是在使用遠傳低代碼開發平臺后,一點點摸索到數字化轉型的路徑。遠傳科技低代碼的圓桌式開發大幅降低了軟件開發成本,幫助中小企業搭上數字化轉型的快車。


最終胡總應該是選擇了遠傳的低代碼解決方案。


推薦新聞

全部新聞
把女邻居弄到潮喷的性经历,国产丰满大波大屁股熟女,成人免费午夜a大片,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